读书阁 > 修真小说 > 合道 > 第一百八十四章 第二种劲力【六千字章节,求订阅求月票】
    “以前我实力不济,所以在方槊城做事情需要滴水不漏,十二万分的谨慎,处处留条退路,甚至你的身份,都藏着没透露给左师。

    但现在跟往日不一样了,我的实力其实在方槊城已经没什么好顾忌的。无非低调谨慎一些,总归不是坏事,所以行事还是处处低调谨慎,不去张扬。

    但你的身份,现如今倒是没必要再特意瞒着我娘,让她知晓一下,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礼物,我们家素来比较冷清,你们肯随我去一起热闹热闹,就是最好的礼物,我娘肯定很高兴的。”秦子凌说道。

    这回一下子带两位大美女回家,而且还是萧家的大小姐,老娘应该不会再天天念叨给我找媳妇的事情了吧!

    “那好吧!”萧箐微红着脸点点头,心里莫名的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就出发吧!”秦子凌说道。

    于是很快,三人离开了西嵊山山洞。

    “萧箐,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人凝炼两种劲力的?”返家的途中,秦子凌问道。

    “凝炼两种劲力?”斗篷下,萧箐面露惊讶之色道,“这怎么可能呢?劲力是由气血凝炼而来,人的气血是有限的,尤其过了三十岁之后,若还没修炼到炼骨境界,气血就会逐渐明显地开始走下坡路,那时就需要大量外物来补充。

    所以人要凝炼两种劲力,不说分心凝炼两种容易出错乱的问题,所耗的时间精力是双倍,而且气血供应更是大问题。与其两种劲力都没办法修炼强大,还不如专攻一种劲力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的也有道理。”秦子凌点点头,没有继续深入探讨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萧箐的说法,跟他心里的有些猜想是不谋而合的。

    关键还是气血供应,还有人的分心和精力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气血供应,他有化螭在手,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分心操控什么的,他神魂强大,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关键的问题恐怕还是时间。

    每多炼一种劲力,而且要把它修炼到极限饱和,所耗的时间肯定要成倍地上去。

    这点就像他要把周身修炼成全皮,不留罩门一样,其他都不是问题,关键是需要时间打磨熬炼。

    “天地万物都是阴阳五行构成,不管劲力功法的名称如何花俏,一旦修炼到极限,其实都是回归到阴阳五行的本质。阴阳两仪生万物五行,五行演绎阴阳两仪。所以归根结底,其实就跟炼气一道一样,我只需要修炼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劲力便足够。

    若只是修炼五种劲力功法,以我现在的根底,时间上应该还是耗得起。一旦能把五种劲力都修炼到极致,那时我必然会有镇杀五品异兽的实力。

    从这点上讲,我要镇杀五品异兽,要炼骨,修炼多种劲力功法也是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秦子凌一边心里想着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跟萧箐聊着天,很快三人来到了安河村。

    今年的安河村因为有水月山庄坐镇,不仅没有贼匪敢光顾安河村,就连村里的村霸地痞流氓个个都是老老实实的。而且水月山庄也雇了不少村里的人做工,工薪都不低,村里修路修桥,开凿水渠什么的,水月山庄也都大力承担费用,村里有贫困人家,水月山庄也都给予大力帮助。

    所以今年对于安河村的村民而言,是一个安居乐家,收入颇丰的一年。

    大年三十,整个安河村比起去年要热闹许多。

    家家户户门口都贴上了门联,不时有欢笑声从屋内传出来,不少早早吃了年夜饭的孩子们在外面玩闹放烟花鞭炮,脸蛋红扑扑的,一派热闹喜庆的景象。

    秦家。

    邵娥,站在门口张望。

    邵娥现在是化劲武师,在秦家虽然是婢女的身份,但实际上却很超然。

    过年准备菜肴之类的事情,自然由杜红梅、窦凌薇母女还有刘小强忙碌,不需要邵娥帮忙。

    崔氏现在越发热心修行,基本上也不需要邵娥陪同。

    所以难得放松休息的邵娥见天色已晚,干脆便到门口等秦子凌。

    远远望到邵娥那妖娆的身影,斗篷遮掩下的萧箐斜了一眼秦子凌,说道:“这邵娥还是很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很不错的,很有练武天赋,估计明年应该有望炼骨!”秦子凌点点头,一脸认真地道,似乎根本没听出来萧箐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太好了!”萧箐闻言大喜道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希望秦子凌手下的强者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而且秦子凌这回答也很合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那明年秦爷岂不是就有一位炼骨大武师手下了?天哪,庞奇韦也才只是炼骨初期大武师呢!”夏妍眼珠子都瞪圆了,接着一双妩媚的眼睛透过斗篷下的黑纱崇拜地看着秦子凌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刚刚开始,以后会越来越多的。”秦子凌很享受夏妍这崇拜的目光,面带微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萧箐点头道,两眼在黑夜下闪烁着亮光。

    夏妍不知道,萧箐却很清楚,秦子凌的养尸环里还躺着三头多化螭,只要省出一些,肯定能造就几个炼骨大武师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秦子凌绝对算得上西云州的一方枭雄人物。

    不过萧箐知道,秦子凌肯定不会露脸做什么枭雄人物,肯定还是会选择躲在幕后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邵娥迎了上来,先是欠身跟秦子凌打招呼,然后望向萧箐和夏妍。

    虽然萧箐整个人被罩住斗篷下,邵娥还是一眼认出了她,犹豫了下,正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,秦子凌已经开口说道:“进去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一行人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在自己家,就没必要再遮遮掩掩了!”踏入垂花门,秦子凌微笑对萧箐和夏妍说道。

    萧箐和夏妍便依言拿掉斗篷。

    邵娥连忙上前一步,伸手上前来拿过斗篷,并正式跟萧箐和夏妍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正在忙碌的刘小强三人见秦子凌进来,连忙上前打招呼,然后目光有些疑惑地落在萧箐和夏妍身上。

    “萧箐,夏妍,他们都是自家人。这位是刘小强,这位是杜红梅杜嫂,这位是她的女儿窦凌薇,现在在跟邵娥习武。

    小强,杜嫂,凌薇,这位是萧箐,她是我结义妹妹,这位是夏妍姑娘。”秦子凌主动给双方介绍道。

    刘小强三人一听萧箐是秦子凌的义妹,自然不敢怠慢,连忙上前冲萧箐和夏妍行礼打招呼。

    屋内,崔氏这时已经停止修行,正在等着秦子凌回来,听到外面的动静,连忙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崔氏一出来,目光很快就从秦子凌身上转移到萧箐和夏妍身上,然后猛地一亮,快步走下台阶。

    “娘!”秦子凌连忙牵过萧箐的手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夏妍见状自然赶紧跟上去。

    崔氏却没理会秦子凌,而是将目光落在萧箐和夏妍身上。

    “萧箐见过老夫人!”萧箐欠身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夏妍见过老夫人。”夏妍就不敢直接自称名字了。

    “好,好,不用多礼,不用多礼。你叫萧箐,你叫夏妍,好名字,人也很好。”崔氏笑着伸手扶起萧箐和夏妍,目光在两人身上打量,满是欢喜之色。

    因为两人不仅长得漂亮,气质好,而且看身材,一个大长腿,一个屁股浑圆,绝对都是好生养的姑娘。

    秦子凌一看崔氏失态的架势,顿时一阵汗。

    他这娘什么都好,就是对抱孙子的事情很有执念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秦子凌一旦在家,崔氏就没少给他念叨灌输,先找个合适的姑娘,纳个妾生个娃的思想。甚至还时不时提一下村里哪个姑娘还待字闺中,比较好生养,把秦子凌折腾得都有心理阴影了。

    不过,秦子凌也能理解崔氏这份着急的心情。

    秦家一脉单传,现在这世道又开始乱起来,真要出点意外,秦家便算是断了香火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人对香火传承的思想根深蒂固,崔氏急也就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秦子凌这次带萧箐和夏妍回来,除了不想让她们两人冷清地过年,其实也是想给老娘吃颗定心丸,省得她每次见到他都念叨。

    只是秦子凌没想到,老娘怎么说也是出自清河郡望族崔家,一看到萧箐和夏妍竟然这般失态。

    “娘,您不要这么看萧箐和夏妍,她们会不习惯的。”秦子凌只好无奈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习惯的,你都把人带回家过年了,娘看看又怎么了?”崔氏白了秦子凌一眼,然后拉起萧箐的手说道:“箐儿,你肯定是出生大户人家,但如今世道乱,有时候也是命。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,现在你既然跟着子凌来了,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!等过了年,我就给你们操办一下。夏妍是你的侍女吧,我看着也很好,就不要再外嫁了,也让她跟着子凌。”

    萧箐和夏妍哪里见过这阵势,顿时间满脸通红地低着头,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崔氏。

    而秦子凌一听,顿时间额头冷汗都冒了出来,恨不得甩手给自己两个巴掌。

   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!竟然忘了这个世界跟他原来那个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在原来那个世界,带个女朋友回家过年,只能说关系已经过硬了。

    但在这个世界,女人跟着男人回家过年,那绝对已经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!而且还没拜堂就来过年,说明家里肯定出了意外,双亲已亡!

    “娘,您先停下,听我说。”秦子凌连忙打断道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说?这件事我做主了,萧箐这姑娘我一看就喜欢,还有夏妍也很不错。过完年就拜堂,然后给娘抱个大胖孙儿。”崔氏不由分说道。

    刘小强、杜红梅母女三人看着这一幕,并没有觉得有什么,而是认为很正常,邵娥就看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萧家大小姐啊!

    而且还是实力堪比炼骨大武师的牛人啊!

    老夫人这话说的也太霸气了!

    “娘,萧箐是萧家嫡女。”秦子凌哭笑不得道。

    “萧箐姓萧,我当然知道她是萧家的……咳咳,你说什么,你的意思是方槊城那个萧家?”崔氏终于回过意来,连忙松掉了萧箐的手,额头都有冷汗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崔氏现在虽然知道儿子很厉害,但也是有限。

    在她心里,萧家是方槊城的望族大势力,还远不是秦家现在能比的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秦子凌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,你怎么不早说呢!”崔氏闻言狠狠瞪了儿子一眼,然后看着萧箐和夏妍,一脸局促不安,道:“萧小姐,夏妍姑娘,你们不要介意啊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都是自家人,没关系,没关系的。”萧箐连忙打断道。

    萧箐这话一说,崔氏顿时心里一阵跳。

   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?

    好小子,莫非儿子拿下了萧家大小姐?

    不对呀,我是不是哪里有什么误会?这大过年的,萧家的大小姐怎么可能会来我们家过年呢?莫非她也跟我一样都是苦命的人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氏看萧箐的目光又多了一丝爱怜。

    “娘,我们到大堂坐下,然后慢慢说好吗?”秦子凌见崔氏的表情,就知道她肯定又误会什么了,只好插话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!”崔氏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一行人回到大堂。

    崔氏邀请萧箐和夏妍落座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夫人,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!”夏妍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崔氏并不知道夏妍只差一些就是化劲武师,见她这么说,心里暗暗喜欢她懂规矩,正犹豫着该客气一两句,还是随她去。

    秦子凌已经开口道:“厨房那边有杜嫂和凌薇忙活够了,你也坐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秦爷。”夏妍见秦子凌开口,心里喜滋滋地应了一声,这才在下首坐下。

    “娘,其实我和萧箐、夏妍很早就认识了。只是有些事情怕说多了,反倒要让您老担心,所以就一直没跟您提起。今天情况有些特殊,萧箐和夏妍不便回萧家过年,所以我便将她们领回家,有些事情也该跟您透个气,好让您心里有些数。”坐下后,秦子凌主动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避重就轻地大致介绍了下萧箐的身份来头,夏妍的修为,还有萧箐因为恢复劲力,泄露了消息,暂时要蛰伏一段时间等等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秦子凌已经很避重就轻了,但还是听得崔氏目瞪口呆,简直就跟在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到现在,崔氏才知道,眼前这位萧家大小姐,竟然是萧家的天才子女,在萧家中的地位分量堪比家主,而刚才差点就要去厨房帮忙的夏妍竟然是一位运劲武师。

    当然最要命的是,刚才她竟然还说出不让夏妍外嫁,留下给儿子做通房丫头的话!

    这可是运劲武师啊!在方槊郡任何一个地方都算得上一方人物!

    还长得这么的娇滴滴!

    “这个,萧小姐,夏妍,刚才老身说的话,你们可千万别当真啊!”许久崔氏才缓过神来,越发局促不安道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我和夏妍肯定是终身都要追随大哥身边的。”萧箐闻言一脸认真道。

    萧箐本来就是一个敢作敢当的女人。

    怎么可以让崔氏再误解下去,自然要把生米煮成熟饭。

    崔氏闻言再次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看看儿子,又看看萧箐和夏妍,越发觉得像做梦一样不现实。

    她以前只是想着给儿子找一户稍微有点书香背景人家的姑娘,也算是门当户对了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可好,儿子不找则已,一找就是方槊城四大家族之一的萧家大小姐,而且还是最有分量,身份地位堪比家主的萧家大小姐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通房丫头就是运劲武师。

    还有,看这架势,自己要是不同意,萧家大小姐还要跟自己急啊!

    不过崔氏终究是清河郡望族出生,如今又半只脚踏入炼气道门,家里还有一位化劲武师的婢女,倒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,所以震惊过后,很快就回过神来,连忙道:“萧箐你和夏妍肯跟随子凌,这是他的大福气啊!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言重了,这应该是我们的大福气才是,能遇到大哥。”萧箐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自家人,别什么大福气,不大福气的。邵娥,你去厨房看看,杜嫂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?时间不早了,可以吃年夜饭了!”秦子凌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!”邵娥应了一句,然后连忙去厨房催杜红梅。

    很快桌上摆了满满一桌的酒菜。

    秦子凌还是不习惯这个世界森严的尊卑等级划分,所以把杜红梅母女也都叫上桌一起吃团圆饭。

    年夜饭吃过之后,秦子凌提议在庭院里放烟花热闹一番。

    萧箐这位萧家大长老,自从散失劲力之后,都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开心过过年,至于烟花更不消说,从她成为武师之后就没有碰过。

    本来,她自恃身份,不想像个小孩一样去放烟花。

    不过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秦子凌却非要拉着萧箐一起放。

    结果,萧箐这位天之骄女被拉下水之后,反倒放得比任何人都要开心起劲。

    子夜。

    秦子凌和萧箐偎依着坐在屋檐上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不时有烟花点亮夜空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过过的最开心的一个年!”萧箐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,可惜染月不在,否则就更开心了。”秦子凌望着遥远的夜空,说道。

    “染月是谁?她现在又在哪里?”萧箐问道。

    “染月是个很懂事的女孩,从小就是服侍我和我娘。以前我不懂得珍惜,而且也没什么实力。等我懂得珍惜,也有实力了,可以好好待她时,她却被一位道姑给带走了。”秦子凌说道。

    “九玄山!”萧箐心头微微一震,脱口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九玄山!那位道姑说她有修行天赋,强行把她带走了,也不知道她现在在九玄山过得怎么样?”秦子凌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我陪你一起上九玄山!”萧箐说道。

    心里没有一点吃醋或者嫉妒的感觉,因为很早以前,她就知道秦子凌是个重情义的人。

    她欣赏他,愿意死心塌地地跟着他,也是因为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好!”秦子凌点头道,然后站起来道:“时候不早了,回屋吧!”

    “时间过得真快,一年又过去了。”萧箐跟着站起来说道,“对了,大哥,你娘说过了年就给我们拜堂,你看这事情怎么操作?”

    正准备来个潇洒的纵身而下,听到这句话差点没一个踉跄,直接一头栽下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,婚姻大事岂同儿戏,我还没拜见岳父岳母大人呢!”秦子凌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没问题,不就私定终身嘛。我在萧家地位特殊,我的事情我做主。就是如果我嫁给你,这萧家的大长老就做不成了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入赘萧家?”萧箐见秦子凌被吓了一跳的样子,忍不住一脸狭促地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箐儿,胆子肥了哈!信不信明天我亲自出手给你锤炼锤炼!”秦子凌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,我求之不得!”黑夜下,萧箐一双美眸挑衅地看着秦子凌。

    秦子凌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“咯咯!”萧箐见状笑得眉毛都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一切生活又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西嵊山,夏妍依旧每日除了修炼,做些家务事,便是帮萧箐锤炼身子,而秦子凌依旧老老实实地躲在屏风后,一个人安静的修行。

    武道方面,他开始正式尝试修炼第二种功法,凝炼第二种劲力。

    他没有选择金烈门的“金刚烈焰掌功”,而是选择徐家堡的“叠浪功”。

    既然劲力也有五行之分,他第一种劲力寒铁劲是庚金属性,火克金,有相冲,而金却能生水,属于互生,所以秦子凌寻思过后,先选择了水属性的“叠浪功”。

    “叠浪功”巧用了海浪的规律,有叠加劲力的运转法门。

    只是一般劲力不够雄厚,肉身不够强悍的人,施展这一门功法,不仅需要时间蓄力,而且一旦爆发出来之后,对肉身的冲击损伤也大,所以这门功法,徐鲲鹏他们也只能有限运用,不到万不得已,不敢真正爆发。

    但秦子凌全身铁皮,肉身强悍得一塌糊涂,至于劲力,一旦他的推论可行,秦子凌是有信心也将叠浪劲修炼到极限程度。

    所以,论水属性功法,秦子凌觉得“叠浪功”很适合他。

    第一天开始修行“叠浪功”,秦子凌就惊喜地发现,凝炼劲力的进度虽然比第一种缓慢,但比他想象中还要顺利许多。

    而且随着叠浪劲不断凝炼运转,已经达到了极限的寒铁劲竟然有了一丝松动,又稍微精进了一些。

    别小看这少许的精进,在达到了极限的程度之后,每一点的提升都是极为珍贵,意义非同寻常。

##########
<fieldset id='NSspbtZ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fieldset>
    <font id='ojGk'><font></font></font>
    <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<xmp id='gWSoh'><strong></strong></xmp>
          <font id='Gryby'><acronym></acronym></font><sup id='JPgBui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sup><u id='XfmbbEP'><xmp></xmp></u><code id='BcVr'><font></font></code>
          <var id='UlXq'><base></base></var><center id='MtPGKCog'><code></code></center><xmp id='FTAgCZxP'><ins></ins></xmp><small id='dK'><q></q></small><sub id='FdQCY'><strike></strike></sub><basefont></basefont>
            <basefont id='LkonhiM'><dfn></dfn></basefont><center id='Mg'><ol></ol></cente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