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阁 > 科幻小说 > 蛇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> 第952章 面对未知
    

     就在我们和阿娜说话间,整个华胥之渊关闭的速度已经在加快。

     风城边缘的地方,又恢复到那种土被压实到接近生铁的颜色了。

     可我和墨修对视了一眼,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 这些穿波箭,射到阿娜和那些女体身上,还能扎进去。

     阿娜生下来的人脸触手蛇娃,我也试过,穿波箭射不透它们的皮。

     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用穿波箭射,只是让阿宝用声波攻击。

     而刚才我射过那些水蛭般的蛇娃,它们速度极快,能凭牙咬碎穿波箭的铁杆。

     更不用说穿波箭射穿它们的身体了!

     现在这样的情况,我们对于那些女体和那些水蛭一样的蛇娃几乎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 贸然攻入华胥之渊,怕真的是去送人头。

     “那摩天岭呢?你们就打算放在这里了?”阿娜这会双手上已经因为孢子粉往上喷,蔓延着长出了很多真菌。

     她却呵呵的笑,猛的低头,咬下一大块皮肉,朝着摩天岭吐了过去。

     我连忙引着飘带去卷,可阿娜却突然疯了一般,朝着我和墨修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 烛息鞭和飘带,同时卷住阿娜。

     我反手抽出穿波箭,对着阿娜的脖子就是一箭。

     离得近,加上神念附加,直接就射穿了阿娜的脖子。

     这次依旧没有血水涌出,阿娜好像也没有感觉到痛。

     就算我和墨修将她缠住,她那口咬下来的皮肉也被吐到了摩天岭上,刹那间就长出了一大丛的真菌。

     阿娜那张嘴大得跟大门一样,那一块肉糊在摩天岭上,几乎遮住了一圈盘山石道,那瞬间长出来的各种真菌,就好像山道上开出了一丛炫丽且妖异的怪花。

     “呵呵!”她好像只是呵呵的笑,沉眼看着我们道:“我听风家说过洛可的蛇妖,据说这是一个悖论。可如果神母生复是真的,那些玄门中人,就不敢帮你们。”

     “这孢子粉是从南墟来的吧?知道为什么生机这么强吗?”阿娜看着自己身上飞快冒出来的真菌。

     朝我们呵呵的低笑:“她才是不死不灭的。”

     我知道那个“她”是谁。

     就这一会,阿娜身上已经长满了真菌,只是隐约能看到个人形,却再也没有原先玲珑有致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 “龙灵这个名字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我盯着阿娜,轻声道:“你不是去巴山找我的吗?为什么最后变成了这样?”

     阿娜在巴山回龙村的时候,说过这个。

     “找你……”阿娜脸上已经开始冒着异样的颜色,似乎有点愣神,这才想起来什么。

     扭头看着我,目光有点涣散,喃喃的道:“对啊,我是去找你的。我是去找你的啊……怎么……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 她说着话,突然嘴边飞快的冒出一丛和金针菇一样细长、伞冒小却是青蓝的真菌,宛如冰针一样,飞快的扎了出来。

     而她的双眼,也瞬间好像糊满了霉菌一样,刹那就被糊住了。

     阿娜的声音还在喃喃的说着什么,可夹着真菌冒出来的啵啵声,以及菌伞喷出孢子粉的声音,所以我们根本听不清阿娜说什么。

     我本能的往那边凑了凑,神念朝着阿娜卷去,轻声哄着她:“你为什么去巴山找我?”

     “何悦……”就在我将头探出摩天岭边缘的时候,墨修一把将我扯了回来,更甚至飞快的退出了风城。

     也就在同时,阿娜突然咧嘴朝我大吼:“因为你抛弃了我们!”

     她那一声大吼,宛如雷动。

     震得我耳朵发麻,而且随着她嘴巴大张,那嘴里闷着一嘴宛如烟雾般的孢子粉,瞬间朝着摩天岭喷了过来。

     那股孢子粉来势极快,还有着朝风城外面射出的势形。

     幸好墨修手一挥,引着一股雨水降下,将孢子粉从空中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 她刚才是特意将声音说得含糊且低,引着我凑身过去听的。

     我虽然有飘带护身,如果被喷个正着,只要有一粒孢子粉沾到身上,就是生生不息的生长。

     我这具躯体,也会变成那些真菌的养份。

     阿娜居然还想拉着我陪葬!

     我沉吸了口气,朝墨修看了一眼,他眼中也带着担忧,朝我道:“摩天岭暂时搬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 而阿娜这会撕扯开的嘴里,长满了真菌,她却不知道用什么发声,呵呵的低笑道:“你不记得了,我们为了你……做了那么多,你却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 “呵呵!天禁啊……”阿娜的笑声是说不出的幽怨,以及无奈。

     我听着有点迷糊,不知道为什么,脑中突然闪过沐七站在那绿珠帘后的样子。

     他也是这样幽幽的说着同样的话。

    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,似乎是:“你一句天禁之下,不容有神。我一卷白泽图,判尽同族。可你却不记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 但他们信奉的,不是神母吗?

     跟我这具躯体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 不过阿娜后面的话,已经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 因为她大张的嘴里,全是真菌,连射着穿波箭的脖子上,都冒出了无数的真菌。

     脸上更不用说了,几乎瞬间被成了真菌丛。

     而华胥之渊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关闭了,阿娜的躯体就和摩天岭一样,屹立在风城的中间。

     一黑,一炫彩。

     而就在这它们后边,太阳慢慢的升了起来。

     墨修搂着我,转眼看了看外面那些玄门中人,轻声道:“摩天岭搬不回去了,我们去巴山看下情况。然后再看下何极是不是好点了,还得把他弄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 这些孢子粉的厉害程度,我们都见识过了的。

     如果飘出去,外面就都是孢子粉,只能先让何极再引出那个结界,先将风城笼罩着,再不停的用火烧。

     一直烧,一直烧……

     “这些孢子粉,是南墟那个神母的头长出来的,生机太过旺盛,以后……”墨修嗤笑了一声,却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不要再用了。

     可刚才阿娜不知道被墨修抽了多少鞭,除了出现点伤痕,半点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 除了这孢子粉,根本没有其他东西对付她。

     但现在她死了,我也没有多高兴。

     因为风家一直龟缩不出,反倒是将摩天岭给镇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 而且华胥之渊里面,似乎将没有价值的人都清了出来,也就是说……

     里面开始清理了,留下来的都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 后面我们要面对的,才是更麻烦的。

     因为所有,都是未知!